我爸爸猥亵了我喜欢的男孩子,毁了陆笙的一生,我把爸爸送进监狱

爸爸的罪孽》

我爸爸猥亵了我喜欢的男孩子。

毁了陆笙的一生。

我便把爸爸送进监狱。

之后,我卖房卖血为陆笙的妹妹筹集手术费用,帮陆笙完成学业。

我要看他结婚生子,事业有成,得偿所愿。

我要护他一生平安顺遂,不再经受苦难。

别怕,陆笙。

我爸爸欠你的,我会替他还。

我会用一生赎罪。

文来源于知乎

我爸爸猥亵了我喜欢的男孩子,毁了陆笙的一生,我把爸爸送进监狱

1

我爸爸是一中金牌班的特级教师

每年寒暑假,便会有无数的家长登门拜访,各种花高价,托关系请他来辅导他们孩子的数学。

这些学生里,他唯独对我的同桌陆笙赞赏有加。

陆笙15岁。

漂亮,聪慧,贫穷。

家里有一个靠修鞋为生的瘸腿父亲和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

考虑到他家庭原因。

我爸爸不但免除了他的补课费,还向学校申请了减免了他的学杂费,并给他爸爸找了一份给学校食堂送菜的活儿。

他说陆笙极其有数学天分。

与那些花钱补课的平庸学生不是一个等级。

他誓要把陆笙培养成才。

所以除了和其他学生一同上课外,他还单独给他开小灶,每次补课,都补到很晚。

爸爸便留他吃饭,刚出锅的红烧肉、糖醋排骨和油焖大虾,他总是第一个夹到陆笙的碗里。

有时天黑或下雨,他还主动让陆笙留宿。

介于种种。

陆笙的父亲对我爸爸感恩戴德。

周围的人夸赞我爸爸为人师表、善良惜才。

那时候我也觉得我爸爸人真好。

我从不觉得陆笙分走了爸爸的爱。

我甚至觉得,他一辈子住在我家似乎也不错。

我习惯生活中有他。

我喜欢他!

15岁的少女,将心事密密麻麻的写在彩色的纸上,然后叠成星星,放进存满星星的玻璃罐。

想要等到18岁成年那天,亲口诉说给他听。

可没等到成年,我却意外撞破了爸爸的秘密。

夏季的雨夜,雷声轰鸣。

我惊醒后跑到隔壁房间找陆笙。

却在半掩着的门缝里,看到了不堪的一幕。

我的爸爸将手伸进了陆笙的被子里。

嘴巴贴近他的耳朵,声音亲昵又古怪。

他说:「小笙,别反抗。」

外面雷声滚滚,刺眼的闪电将昏暗的室内渲染成白昼。

两个人的身影清晰可见。

我吓得躲进卫生间,又忍不住抱着马桶呕吐了起来。

怪不得,陆笙会故意剩下爸爸夹给他的菜。

怪不得,他学习成绩莫名其妙的下降,手腕上有疑似自残的痕迹。

他曾向外界求救,却无人发现。

而造成这一切的人,是我的爸爸。

外人眼里无数荣誉加身、品德高尚的特级教师。

其实,是一个道貌岸然的恶魔。

2

陆笙连续三天没有来我家。

我偷偷去他家看他。

穿过潮湿肮脏的胡同,尽头处有一间低矮破败的平房。

里面传来陆笙爸爸的打骂声。

他拿着一根藤条狠狠的抽在陆笙的背上。

「你到底为什么不去江老师家上课?他让学校免了你的学杂费,还给我找了活儿做,你到底有什么不满的?」

「我要是光靠给人家补鞋,咱们全家人都得喝西北风!」

「混蛋东西!江老师对咱们家有恩!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藤条落下,抽破了洗得发白的T恤,很快就血肉模糊。

陆笙跪在地上,头垂的低低的,汗水从额头上低落在地上,他却始终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陆爸爸气的将藤条蘸了凉水,再次高高举起。

就在藤条即将落下的时候,我冲了过去,死死的趴在陆笙的后背上。

藤条发出响亮的声音。

我叫了一声。

后背撕心裂肺的疼。

「桃雾?」

陆爸爸连忙跑过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的眼泪流到了陆笙的肩膀上。

溢出口的声音沙哑又弱小,「陆爸爸,求求你,别打陆笙了。」

「他是好孩子,他没有不懂事,他只是,他只是……」

话还没说完,我就晕了过去。

傍晚,我在医院醒来。

陆笙的妹妹陆青青指着我道:「哥,桃雾醒了。」

陆笙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动了动苍白的嘴唇,「咱们走。」

他吃力的转过身,身上仍然是那件洗得发白的T恤,后背被藤条抽的烂成几条,干涸的血凝结成迦,看得人触目惊心。

我连忙跳下床,拉住了陆笙的胳膊,「你怎么没上药?」

陆青青小声道:「家里没钱了,你包扎的钱还是哥哥借的。」

想到陆笙的家境,我着急的表示我有钱,可以回家去拿。

「不必了!我不想用你家的钱,很恶心!」

最后几个字,陆笙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我又想起那个雷电交加的晚上。

想起我的禽兽父亲。

心脏一阵钝痛。

我抻着陆笙的衣袖,一遍又一遍的说对不起。

如果我不曾向爸爸夸赞过陆笙的漂亮和聪慧,如果我不缠着他来我家参加我的生日会。

这一切,也许都不会发生。

陆笙甩开我的手,眼神中全是疏离与憎恶。

「江桃雾,你替我挡那一下,我是不会感激的,以后,你也别再来找我了。」

说完这句话,他带着陆青青出了门。

我蹲下身,捂着嘴痛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才浑浑噩噩的踏上回家的路。

没想到在小区门口碰到了陆笙的爸爸。

他穿着破旧的老头衫,跪在我爸爸面前道歉。

我爸高昂着下巴,眼神微微向下瞟,「桃雾的事,你也不是故意的,我不怪你。」

「就是小笙这孩子,可惜了,送来我这里,将来肯定能成为数学天才。不过他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愿意的,愿意的。」陆父拽着我爸的裤脚,讨好似的笑,「他就是不知好歹,总想着偷懒,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才不是这样!!!

我刚要反驳,陆笙却先一步跑过去,拉着他爸的胳膊往上扯,大声吼着让他爸爸站起来。

「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江老师是我们的恩人!」

「他不是!!!」

陆父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这个兔崽子!跪下来,跟江老师说对不起!」

陆笙被打嘴角都渗出了血,他眼睛的通红的怒视着自己的父亲,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就失望的跑开。

陆父边骂边追上去,这时,一辆疾驰的车从拐弯处冲过来,直直撞了过来。

陆爸爸出了好多血。

人还没送到医院就断了气。

陆笙7岁没了母亲,15岁的时候没了父亲。

他和陆青青彻底成了孤儿。

这个贫瘠的家庭,也因为痛失了唯一的顶梁柱,变得更加支离破碎。

去火葬场火化那天,陆笙甚至连一个最便宜的骨灰盒都买不起。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对他冷嘲热讽。

我立即掏出所有的压岁钱想要帮他买下最贵的那个。

却被他无情的推倒在地。

他说,「江桃雾,你滚!」

陆爸爸头七过后,陆笙帮十岁的陆青青联系了一户想要领养孩子的人家。

办完所有的事后。

他一个人去了江边。

那天天气很好,岸边的柳树随风摇曳,草地上开着不知名的野花。

他闭着眼就跳了下去。

我也同他一起跳下去,江水很快蔓延了我整个身体。

我奋力的向他游去,将他带回岸上。

陆笙躺在我的怀里,费力的动了动眼皮,「江桃雾,别救我。」

「江桃雾,我讨厌你。」

「江桃雾,我想睡。」

我的眼泪落下,然后摸了摸他的脸,

「睡吧,睡醒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3

我检举自己的父亲猥亵学生。

法庭上,我拿出了他私藏的SD卡,上面记录了我父亲的兽行。

他从教十八年,受害人高达八个。

有男有女,全是漂亮又贫困的孩子。

我爸站在被告席上,目眦欲裂,扣着手铐的双手愤怒的敲击着桌板。

「江桃雾,你竟然帮着外人搞你爹,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货!!!」

法官判了他七年有期徒刑,并终生禁止从事教育相关职业。

宣判后,我爸死死的盯着我。

嘴巴裂成病态的弧度。

「江桃雾,七年,七年后,你看我怎么弄死你和那个陆笙!」

出了法庭,那些受害者的家属一窝蜂的涌上来。

当然并不是要感谢我的大义灭亲。

他们恨我。

我爸爸毁了他们孩子的一生,他们自然要把恨意延续到我的身上。

于是巴掌落下来。

头发也被薅掉许多。

我痛的蹲下来,整个人蜷缩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保安才过来将人们分开。

我摸了一下脸,全是血,不知道是鼻子里的还是嘴里的。

好痛。

但我似乎不配去痛。

下午,我拿着判决书去看陆爸爸。

他葬在郊外的野地里。

野草又涨了一圈。

我拔了拔坟上的草,在墓碑前摆上花生米和二锅头,又烧掉了判决书。

对他说,「陆爸爸,你看,陆笙是好孩子,他很乖,他没有错,所以,你在地下,一定要保佑他好好的呀!」

我爸坐牢的事很快上了新闻。

我一下子从特级教师的女儿,变成了人人喊道的猥亵犯的女儿。

学校里原本喜欢和我玩儿的同学们不约而同的疏远我。

我的桌兜里也开始出现莫名其妙的东西——带血的卫生巾、死掉的蟾蜍、玻璃碎片。

她们甚至还会将我反锁在卫生间,撕烂我的作业本害我交不上作业,在我的凳子上涂胶水。

……

陆笙自始至终没在同我说过一句话。

他依旧讨厌我。

不过好在这已经是初三的下半年,撑过了三个月的霸凌后,我顺利升入了高中。

陆笙却不读了。

陆青青在被收养后的不久被查出了白血病,很快就被养父母抛弃。

他为了给妹妹治病,辍学打工。

听闻这件事后,我将家中仅剩不多的存款都取出来,匿名打到了陆笙的卡上。

还模仿大人的笔记给他写信,鼓励他完成学业,好好照顾妹妹,将来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我给自己取名叫不息先生。

陆笙,不息。

生生不息。

陆笙重回到学校上学,闲暇的时间照顾妹妹。

但是陆青青的病的太费钱了,我打给陆笙的钱很快被花完。

陆笙就又想辍学打工。

我只得打起了卖房的主意。

房子是我已经去世的妈妈留给我的。

算是为数不多的念想吧。

要不是山穷水尽了,打死我也不会卖它的。

而且因为着急卖,还只卖了市面上三分之二的价格。

亏死了。

过完户后,我只给自己留了一点生活费,其余的全部分期存好,按月给陆笙打过去。

「老妈,对不住了。」

我拖着行李箱,最后看了一眼已经住了十多年的家。

如果您在天有灵,帮帮陆青青吧。

我啊!

实在不想再看到陆笙哭了。

4

陆青青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

陆笙也可以安心的学习了。

我们顺利的升到了高三。

原本平静的生活却因为一个转学生再次被打乱。

放学后,那个名叫关山的转学生将我堵在小道上,目光不善的上下打量着我。

「你就是那个人渣的女儿?」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终于想起那九名受害人中,有一名同样姓关的女学生。

关山捏着我的下巴,冷笑道:「我姐姐的人生被毁了,你凭什么能安稳的过自己的日子?」

说完,一个大力,将我甩在了地上。

我的膝盖和手掌在水泥地上擦出了血。

说真的。

许久没有被霸凌过。

我都有点忘记被欺负的感觉了。

以至于受了点伤,流了点血,就矫情的想哭。

「这就要哭?你配吗?跟我姐受的苦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

「对,我不配。」我踉跄着站起身来,「可我已经亲手送我爸去坐牢了,他被判了七年,等他出狱,你要杀要剐,要怎么报复都可以。」

「当然,你也可以把气出在我身上,你是一个男孩子,你高大健壮,欺负我,简直易如反掌,我也反抗不了。」

「可关山,我没有对不起你。」

说完,我闭上眼睛,任凭处置。

关山冷哼一声,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对我做。

我在原地站在了天黑。

腿上的伤结了痂。

那一刻,我无比讨厌自己身上流淌的血。

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小时候,我给山区的小朋友捐过钱和衣服,我去养老院做过义工,我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可我偏偏是那种人的女儿。

过了几日,到了放假日。

我去银行取出了一部分钱,不多,三千块钱,是学校给我的奖学金。

我想偷偷转给关山的姐姐。

这点赔偿当然不够补偿她受到的伤害。

但这是我唯一有的且能做的了。

可就在我为了省几块钱跨行手续费,将钱取出来,去往另一家银行存钱的时候,四个职校的小混混盯上了我。

他们将我堵在巷子,匕首抵在我的腰上,要我乖乖的交出钱来。

其中有一个男生突然叫道:「等等,她是江振康的女儿!」

「关姐不就是……」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完。

全部人的眼光像萃了寒冰一样。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艹!」

然后拿匕首的那个人,用刀尖割掉了我胸前的扣子。

扣子一颗颗落地,肌肤曝露在空气中。

「这么大啊,贱死了!」

我遏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开始大声呼救。

也许我真的很该死!

在我爸被审判的那一刻,我就该自刎谢罪。

可我现在还不能死。

这时,陆笙赶了过来,他将这些人全部赶跑。

然后脱下外套扔到了我的头上。

「穿上。」

这是这三年来,他第一次跟我说话。

我忍不住红了眼圈,小声说了句,「谢谢。」

他没有任何回应,确定那些人不会再回来后,就直接离开了。

我穿上他的衣服,将扣子从头系到尾,身上包裹的全是他的味道。

你瞧。

我呼救的时候,陆笙听到了。

他向外界呼救的时候,我却没有听到。

我一定不是一个好孩子吧。

陆笙啊,真的对不起。

5

我没有报警。

钱是关山送回来的。

他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你点点,三千, 一分不少。」

我没动。

他又踹了踹一旁鼻青脸肿的男生。

「道歉!」

话音落下,那个人便听话的朝着我九十度鞠躬。

我认得他,之前拿刀子割掉我衣服纽扣的人就是他。

那日的污言秽语浮现在眼前。

我迅速的低下头,身体不自觉的发抖。

「江同学,对不起!」

我死死的咬住嘴唇,把嘴唇都咬出了血。

见我不对劲,江山连忙让那个人滚远。

「江桃雾,我已经揍过他们了!」

「关山。」我几次深呼吸,努力的平复好心情,然后将桌子上的钱推向了他。

「其实那天,我是想给你姐姐打钱的,我想,总该有人先说对不起。爸爸我没法选择,是那个人的女儿,我很抱歉。」

「呸!谁特么要你的钱!」关山拍桌站起来,愤怒又震惊的看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

他踢了踢脚边的石头,声音生硬着,「就算是要钱,我也是要管江振康要!」

「江桃雾,你是你,你爸是你爸。」

「这件事和你没关系。」

我头垂的更低了。

眼泪掉落在手背上。

似在心上砸出一个大坑。

我还是将那笔钱寄了出去,匿名寄的,为了避免怀疑,我少寄了二十块钱。

我用这二十块钱,买了一个一块钱的火腿肠吃。

高中这几年为了给陆青青治病,我每天节衣缩食,吃白粥配咸菜,都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见过荤腥了。

可我刚打开,一只饿的面黄肌瘦的小猫跳出来蹭了蹭我的腿。

一旁的草丛里发出微弱的猫叫。

我扒开一看,一共四只小奶猫。

「你当妈妈啦?」

「恭喜哦!」

我将火腿肠放到了地上,母猫嗷呜嗷呜的大口吃起来。

显然是饿了很久。

它太缺营养啦。

我将剩下的十九块钱全部买了火腿肠,又找来木箱子给它们搭了个窝。

这个冬天很冷,真希望它们能熬过去。

很快放了寒假。

每次放假的时候我就会很头疼。

因为我无处可去。

平日里可以住校,但是一放假就不行了。

我只能找一个管吃管住的地方打工,挣的钱,给自己留一部分饭费,剩下的全部给陆笙打过去。

陆青青的病情虽然稳定了,可后期巩固还需要不少钱。

我不想陆笙辍学。

他学习那样好,多难的题目在他笔下都能迎刃而解。

我喜欢那样的他,好像整个人都在发光。

临近春节,餐馆放了三天假,我刷完盘子,用塑料袋装了点客人的剩菜剩饭,去看那几只小猫。

可惜,母猫冻死了,小猫也死了。

死后,小猫们还保持着吃奶的姿势。

附近的人说,猫窝是被附近捡废品的婆婆拿走了。

我没说话,捡了一根树枝刨了个坑,将小猫们埋了起来了。

然后把剩菜剩饭供在土丘前。

小猫国,应该不会冷,也会有吃不完的火腿肠吧!

6

春节那天,我包了饺子。

韭菜鸡蛋馅的,老板娘给的材料。

一共六个,我在饺子里放了一枚硬币。

吃到的时候,我许了新年愿望。

我希望关山的姐姐能振作起来。

我希望陆青青的病能痊愈。

我希望陆笙一生平安顺遂,不再经受苦难。

我希望我……

哎。

想许的愿望太多了,为什么只能许三个呢?

可是冬天还没有过去,陆青青的病情就恶化了。

许愿一点都不灵。

我偷偷去了医院。

陆笙跪在医生面前,求医生给陆青青治病,连额头都磕破了。

医生无奈的摇头,「你们已经欠了很多钱了,而且她的病也没必要……」

医生走后,陆笙捂住了脸,眼泪从指缝中流出,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陆青青从后面抱住了陆笙。

她长高了不少,原本漂亮的长发剪去,剩下一个光头。

「哥,我不想治了。」

「听说老家的腊梅花开了,你带我去看看吧。」

神啊!

如果这世上仍然会有困难,能不能放在我的身上。

陆笙没有了父母,不能再没有妹妹了。

回到出租屋,我翻箱倒柜,将所有的钱都找了出来。

微薄的可怜。

于是我想到了卖血。

针管插进肌肤。

我看着我这充满罪恶的血液一点点从身体里流出。

心中突然有种畅意。

我对抽血的人说,「多抽一点,多抽一点吧!」

钱不多,不够给陆青青治病。

但是够买两张来回的车票。

够她看一场腊梅花。

陆青青没能回来,她留在了老家,葬在了她父母身边。

怎么办呀陆笙。

你又要哭了。

冬天过去了。

我手上的冻疮好了不少,写卷子的时候也不怎么疼了。

日子又很快来到了高考季。

我考了736分,陆笙发挥失常,只考了677分。

我是我们省的理科状元。

放分那天,首都的两大高校争抢给我打电话要录取我。

市里面的领导专程接见我。

地产商还送了我一套88平米的房子。

我有点开心。

却又很为陆笙遗憾。

不过好在我们上了同一所大学。

接下来的四年,我又可以看见他了。

当然,他依旧不太想看见我。

我就偷偷的,偷偷的去看他。

他打篮球很帅,他数学竞赛获了奖,他买饭从不打肉菜。

哎呀,陆笙。

这样不行的。

一米八四的小朋友,也是要长身体的。

我托同学记下他的饭卡号,然后偷偷往他饭卡里充钱。

陆笙,你知道吗?

3号食堂有一家很好吃的排骨饭,我室友说不吃一次简直枉为人。

我没吃过,你替我尝尝吧!

本故事来源于知乎《爸爸的罪孽》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quan.com/5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