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好句摘抄大全精选,读者好句摘抄大全精选短句!

人生况味似云烟?

——读者评论集(四)

几年下来,写了100万字的散文、随笔,辑印了八本文集,写乡村旧事,写友情乡情,写历史故事,评不良现象,有长有短,有叙有议。水平有限,写得不好,读者的评论,实有过奖。把读者的评论集中在这里,以表感激之情。

2022年10月9日

天道酬勤当自强

作者:王荣秋

著名媒体人李文海撰文誉赵金海(河北广播电台高级记者,驻邯郸记者站原站长)的文章具有赵氏风格。笔者在拜读中,感触颇深。浅析赵金海著文深含四种意识。

一、自强意识。虽说赵金海从工作上退下来,但写作上却退而不休,笔耕不辍。他的简书我每篇必读,他基本上每天写一篇,有时甚至一天3至4篇。目前他已出版四集,实属高产优质。

二、担当意识。赵金海的文章担当意识强,见到有危害群众利益的现象,他就横眉冷对,直言不讳,彰显出一个媒体人双肩担道义的高贵品质。

三、精品意识。赵金海的文章没有官腔套话,大话废话。他惜字似金,用较少的文字和较短的篇幔写出短小精悍的文章,让读者一目了然。接地气的语言,不拐弯抹角,袖口里袖棒槌——直来直去,可见文风之可贵。

四、感情意识。赵金海有相当一部分文章将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母亲留下的织布梭》《娘走了,家在哪里》等以及写的老领导,老同亊一块处亊的往事,他都带着深厚的感情给于高度评价。

愿金海老当益壮,笔下长青!

2019年4月21日

王荣秋,我鸡泽老乡,笔名“三月雨”,《河北农民报》通讯员,县作家协会会员。

文到高处言少而意多

邢云

赵老师,名叫赵金海,河北电台驻邯郸记者站的老站长。

退休了,写字的习惯却停不下来,他得空儿就写上一篇。短则百字,长则不过千字,几乎是天天见。

他在简书上注册了个自媒体号,把那些文字集成小册子。前段时间,他给我邮来两本,一本是《母亲留下的织布梭》,另一本是《腊月冬月》。

赵老师发在简书上的文字,零零散散地,我也读过不少。有时,他还把“得意之作”通过微信传我。读完之余,品咂再三,免不了感叹几句:姜,还是老得辣!大道之简,论起写文章,老记者的水平不服不行。

昨晚,捧起这两本书,一页页读过去,不知不觉读完了,读完了依然意犹未尽。系统地、集中地读赵老师的文字,这还是第一次。他的文字朴实无华,跟人一样平易近人,娓娓道来的都是接地气的大实话、大白话,带着泥土味儿,让人愿意听,能听懂,能记住。

要言不烦,意尽言止,没有故作高深,没有故作玄虚。记得有句话:文到高处,言少而意多。用到赵老师身上,正合适。

短小不易,精悍难。邯郸日报社老社长李文海这样评价赵老师的文章:“金海的文章没有大话空话,也没有那些百分之百的正确而又百分之百的无用的话。他讲的话都是心里话,开门见山,皮薄肉厚……”

赵老师退休前,我还在邯郸工作,有几次跟着他一块儿下乡采访,总能学到不少东西。他看问题的眼光独到,采写水平自然没得说,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从没有因为自己是省级媒体的记者站长而“牛气”,从没有因为自己年龄大、水平高而摆“老资格”,总是跟邻家长辈一样,言语亲切,交流畅快。

我曾见过上级媒体的个别记者,年龄不大,口气挺大,眼睛很高,水平一般,甚至一些稿子让通讯员写好,自己复制、粘贴,简单改了几句就变成原创,连通讯员的名字都不用。这样一来,即便有的部门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多少是有点儿看不起的。

在邯郸新闻圈,赵老师是老大哥,也是好大哥,与人为善,文如其人。特别是年轻记者碰到业务方面的一些疑问,他总会结合自己的经历,既讲“过五关”,也说“走麦城”,字字句句,反复推敲,不厌其烦,让人感动。

他生活极简朴,不讲排场。家里有一辆小汽车,但很少见他开。我常见他骑着一辆旧式的二八自行车,车把上挎着大提兜,或者手里拿一个磨得掉色的老式录音机,还有一个极普通的保温杯,总是乐呵呵地跟人聊天。

赵老师给我讲:不深入基层,不深入群众,闭门造车,编材料、看汇报,不深入思考,搞拿来主义,人云亦云,读者不会买账。

把文章写长是一种能力,把文章写得精悍,是能耐。林语堂说:演讲要如女孩子的裙子,越短越好。

赵老师的文字不但很短,而且精。虽然“颜值”不高,但“气质”十足。

俗话说:文无定式,水无常形。赵老师的文字不注重形式,不故弄玄虚,不是居高临下的灌注说教,而是冷静、客观,实实在在,又透着温文尔雅。

好稿子是改出来的,更是删出来的。赵老师写稿子敢于删减,他用最少的文字表达最多内容,更在乎的是内容的思想性。他常引用大家耳熟能详的民间谚语、歇后语,力倡“简朴、明快、通俗”,字里行间散发着真情实感。

语言要实,长而空不好,短而空更不好。提起笔来,他总是有感而发,反复锤炼、字斟句酌,能三言两语绝不拖泥带水,不无病呻吟。能短小精悍绝不长篇大论,做到要言不烦、意尽言止。

比如他写《邯郸儿童懂创城》:

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基层工作的时候,一说推动一项中心工作,比如“三夏”“三秋”, 抗旱、防汛, 开会时常用这样一句话:“上至哼哼,下至能能”,全党动员,全民参加。意思是上至能哼哼的老人,下至刚会走路的小娃娃,都要行动起来。

今天一早,我送5岁多的外甥去幼儿园。外甥说,放假了,要去奶奶家。他还说:“咱这儿创城哪儿都挺干净,不知道奶奶家创城不创城,干净不干净”?孩子奶奶家在县里。我说:“全国都创城,哪儿都干净,一个样儿”。他点点头:“啊,知道了”。

他的书里有很多关于新闻业务的一些思考,其中一篇《两代记者一个风格》还提到了我:

不管报纸的现状如何,作为传统媒体,几十年来,《河北日报》培养了一批又一批高水平的记者,写出了大量的典型报道,好报道。在新的时代,尽管信息传播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党报记者不忘初心,仍然在坚守党的这块儿传统的宣传阵地,扎实采访,认真写稿。

40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过,《河北日报》驻邯郸的老记者李日山,人称“李头条”,是曾经的《河北日报》大手笔,主力记者,他采写过大名万北村的大包干,是河北农村改革第一村。如今,《河北日报》的年轻记者邢云、刘剑英,又写万北村的幸福小康路。老记者的好文风,年轻记者依然把党报记者的好传统保留了下来,文风朴实,语言接地气,句句是实话,一句虚话也看不到。两代记者,一个风格。

当年,由于“左”的路线还没有肃清,万北搞大包干是在偷偷干。优秀的县委书记侯顺德,坚定地贯彻三中全会路线,坚定地支持万北的大包干。有人说,错了怎么办?侯顺德说,错了我负责!我在《小侯能干》这篇文章中介绍过侯顺德是如何在大名推行大包干的。

有了互联网,媒体多了,信息多了,但有些网络媒体新闻看着标题挺吓人,仔细看看没有啥;有的拍马、谄媚,没有规矩,看了让人身发冷。新闻如何写?文风如何转?还是要向党报记者多学习!

好的新闻报道,要靠好的作风文风来完成,靠好的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得来。脚行万里眼自开,思如大江笔如锋。很多东西,说来容易做难。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写作风格,也各有自己的阅读兴趣。范敬宜说,文若求全,无可读之章。赵老师的文字之路已走过几十年,未来路还远,但我相信,他的不虚不假,不冒不夸,不空不泛,不乏不钝,一定会坚持下去,继而给我们更多惊喜。

2019年4月30日

作者为《河北日报》记者,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友沙龙

杜振兴

赵金海散文、 随笔(四)一气读完。很好!文中提到的许多文朋老友不少我也认识。还有一些忆父母、忆故乡、忆民俗的内容,读来都倍感亲切,令人遐想……!

曹勤学的叙述,语言直白,朴实无华,但系统详实,感人至深,令人落泪!《邯郸日报》华秀莲主任是我学写新闻的启蒙老师!1983年元旦套红的《邯郸日报》头版一角的一篇百字短消息就是华老师为我斧正刊发的。我曾在《人民日报》著名记者段存章老师编著的新闻学丛书《零的突破——通讯员谈处女作》一书中撰文《功不可没的"星星之火"》,把这篇小稿比作我从事新闻写作的"星星之火"。偶闻华老师不幸去世,深感婉惜,深切怀念!

金书怀老友称您的作品是“记者笔下的散文",我也有同感。您的每一篇作品我几乎都拜读。在这里能"看"到丶"听”到一个个老友的音容笑貌,重温到他们的德文双馨的高风亮节。如河北日报的李日山站长,李天增站长等诸位老友,得知日山老站长78岁仍然身心健康,不禁联想到中国这样一句老话:好人一生平安!

再者,您的微信,您的文章恰如其分地是一个文友沙龙,让大家在这里享受到了精神的快感和心灵的谋面!我感觉这块阵地很好!也会不断越来越多地聚拢着更多的新朋老友!

在新的一年刚刚开始的时候,衷心地祝福您幸福快乐!继续书写出更多"记者笔下的散文"!

2019年1月8日

作者,成安人,邯郸市委老干部局原副局长,主编《邯郸党建》刊物多年,报道常见《人民日报》《环球人物

我读《红窝头 黄窝头》

作者:范振民

二0二0年八月中秋 ,吃完早饭我刚到街上坐下没有几分钟,我的家门口缓缓停下来一辆灰色的老款夏利轿车, 车子刚停稳,车里面下来一位好熟悉的高大身影。

招呼和笑脸同时展现在我们面前,原来是从邯郸赶回来的赵金海和夫人康爱莲。

还是那么的温和和稳重,淳朴的笑脸,让人感觉到非常亲切 一边说话一边从车上拿着鸡蛋来看望我的母亲。

说着话掀开门帘到到我母亲床前,我的母亲有时清醒,有时不清醒,他们两位的到来,我的母亲感觉到很清醒,一眼就能认识到他的老婆和金海。

他们两口子在床前说了很多安慰的话,使我母亲喜泪盈眶。老人有很多话,但是根据病情说不了那么完整。金海给我说了照顾老人很多的照顾方法,这也是他久病的母亲身边经验。听取了他的真经,是我不会走那么多弯路。他的语言是那么的体贴和温和,百善孝为先,以身作则,这是传统观念,也是他的经验。 他是我们这里十大孝子之一

在我们说话之间,他从包里掏出他写的《红窝头黄窝头》散文、随笔集(五)送给我。在这本书里,有我写的长长短短的语言和笔录。其实说到写作,我写的谈不上写作。只不过是随心而写,随心而遇。把现实的心情和观点结合了一下,我觉得这样比日记好一些,现实的网络方便,他又给我记录下来,是我的心情特别激动,因为我知道我的文化有多深多浅。在他的鼓励下,我没有把我学的东西扔掉,坚持下去又是我学到很多东西,我真的无法用文字去感谢他 但是他的到来又好比是雪中送炭。作为现在的我,我在他的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也是值得我学习的人赵金海。

2020年10月3日

作者鸡泽人,文学爱好者。

闲情纪读

尹继东

文学艺术起源于劳动。随着语言的发展,在有节奏的呼声间歇中加上一些能表达的思想感情的语言,就能成为简单的文学创作。

读金海先生的散文集,尝鼎一脔,不为无味,常给人一种“侯人兮猗” 的感觉。特别是探索周围世界的积极态度和勇敢、坚毅、豪迈、乐观、求真务实的精神,也反映出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的爱憎褒贬和是非观念。

散文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繁荣和发展起来的。古代散文包括两部分:一是历史散文;二是诸子散文。历史散文,主要著作有《左传》、《国语》和《战国策》。诸子散文,因主要是讲哲学和政论的,又称《哲学散文》,主要著作有《论语》、《墨子》、《孟子》、《庄子》、《荀子》、《韩非子》等。

金海先生《忘不了的米谷菜》、《不走回头路》,亲读斯文,亲忆其事,乍喜乍愕,乍惧乍泣,不能自已。文章虽短,但结构严谨,析理细密。写人细致入微,叙事曲折形象生动,体现了“不是丹青无完笔,写到纤腰已断魂。”对当前的社会现象的看法有一定的思想原则和评判标准。尤其叙事,既能抓住事件的重要环节或有典型意义的部分着力叙写,又富于故事性、戏剧性,以及“发于情,肆于心”,传神肖物,自摅妙才。其突出特点:“俪采百家之偶,争价一句之奇,情必极貌以写物,辞必穷力而追新。”较好地避免了当前文学创作中的“暗于自见,为已为贤”和日趋颓靡和铜嗅味。斯文高洁,“始未尝不贻盲者镜”。风格就是人。愿写作之树常青。

2022年11月18日

作者,鸡泽人,军旅出身,现定居山西太原。

小文章出自大手笔

申凤鸣

2019年10月的一天下午,我与赵金海在光明大街市政府综合办公楼门前不期而遇。多年老友相见,格外欣喜,互致问候后,金海送我一本他的散文随笔集(四)《腊月冬月》。

回到办公室后,我急不可待地拜读了起来,篇篇文章耐人寻味。集子所收录的文章短小精悍,语言朴实、隽永,但寓意深刻,不由令我拍案惊奇:非大手笔不能为之。如《两个老太太对话》,连标点在内仅100字,却使人陷入了沉思,到底如何做一个好媳妇?如何孝顺好老人?再如《干啥也不容易》,使人联想到社会上一些人对成功人士的羡慕嫉妒恨。其实一个人的成功背后,不知要付出多少汗水和艰辛。试问,你羡慕别人赢得的鲜花和掌声,怎么不羡慕嫉妒别人布满血丝的眼睛?

两篇文章都不长,现摘录于后,以飨读者:

两个老太太对话

街头,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正在说话。

老太太甲:“恁媳妇好不好?”

老太太乙:“俺媳妇好,好,不吵、不嚷,叫吃饭!”

老太太甲:“是,是,这会儿的媳妇,不吵、不嚷,叫咱吃饭就算好媳妇!”

老太太乙:“对,对,对!”

2017年10月23日

干啥也不容易

干啥也不容易,啥钱也不好挣。

儿子做点儿研究工作,过年放假也不闲,写呀、计算呀,有时熬夜到很晚,有时看他皱着眉头很犯难,有时看他累得慌。孩子娘说:“你在写,儿在算,俩人吃饭不讲究,粗荼淡饭,省事、简单,这年过得是个啥”?

2018 年2月21日正月初六

当然也有长的,如《小侯能干》《高风亮节磊落人生》,介绍了侯顺德、范伦两位老干部的事迹,给我们展示了一个老干部的风采,令人肃然起敬。

愿金海余热生辉,放射出更灿烂的光彩。

2021年6月28日

作者申凤鸣,原邯郸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邯郸市志》执行主编,邯郸市拔尖人才。

孝敬老人不能等

邢云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生儿养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这首歌触动了很多人的泪点。

这些年来,我也写过一些孝老敬亲的故事。采写时每每反思自己,做得很是不够。

是呀,时间都去哪儿了?

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平淡而又感人。

今天,我给大家推荐我的一位新闻前辈、一位好兄长的孝老事迹。他叫赵金海,退休前,是河北电台邯郸站长。与他交往近十年,他却从未透露半句。或许,他认为这是应该的,是做儿女的本分。如果他不说,估计很多人都不曾听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意思是说,孝老爱亲要趁早,莫等父母不在时徒留遗憾。花开花落有时节,人死人生无常态。

因此,无论我们是贫是富、是卑是尊、是近是远,都且珍惜当下,不妨给孝老爱亲多一些时间!

下面,请您读一读这位老记者的孝老故事。

(文章《不该得到的荣誉》已收入赵金海散文、随笔第一集《两颗丝瓜》,此处略)

作者,河北平乡县人,《河北日报》邢台记者站记者,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2015年12月20日

学问

作者:贾利峰

双塔村有一混人,名曰二狗,一日,偶得一笔帽,挂于胸前口袋,帽露于外,空置于内。穿于陌生人群,众人不知其虚,唯以挂笔者是也,皆窃窃而语:“此必是学问者也!”二狗沾沾而喜。又一混人狗蛋者知之,心有不平,以金求得二笔,挂于胸前,同穿于人群,众人皆言:“两支笔者,必大学问者也!”狗蛋洋洋自得。

同村有一高中毕业生,三考而不中,遂弃考而从农,然村中能达此学者甚少,村人便以秀才者呼之,其自亦常以学问者自居,对二狗、狗蛋之流甚轻之。闻此二混者以挂笔被众人谓之学问者,心中愤然。以金求得八笔,左右各四,效前而穿于人群,众人观之,皆掩口而乐:“此人笔者甚众,不为他矣,乃笔贩售卖耳!”秀才闻之,当场喷血而亡!

曹庄乡真学问者赵金海也,有八斗之才,五车之学,然仅一车,一本,一笔耳,一车者行遥远之路途,一本一笔者写绝美之文章,轻名而远传,薄誉而飘香,从无自表,世人却赞之不已。

呜呼,秀才三者之辈,只知学问者外挂于笔,而不知其内藏于墨,只效其表,而无内之涵,妄为拙行,徒成东施之笑耳!自古凡真学问者,不图虚名于市井,不求高位于阙堂,潜谋于学,专修于身,虽居陋室而无怨,但成不朽之文章。

2020年9月18

作者,鸡泽人,在邯郸工作,诗人。

养心的文章

作者:常璐青

赵金海是我的鸡泽同乡,乡情不忘,乡音难改。

他的文章源于乡土,源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看他的文章,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刻意的修饰,像和你拉家常一样,轻松自然,在平凡、朴实中,显示出不平凡的文字功底!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娘走了,家在哪》,这篇文章的字字句句都直击读者情感深处,让每个人去追忆母亲的无私和伟大,思念和敬畏!还有《母亲留下的织布梭》《两颗丝瓜》,都是让人过目不忘的精品。我虽是在网上看到的,但多少天过去了,文章的题目,文章的内容,深深地记在了心中。

叶圣陶曾经说过:最好的文章都是质胜于文,都是朴素平实的蚊子,都是“人间性”的准确捕捉和记录。赵金海写的同学、同事、同乡,都是平凡的人,如《好人新堂》《老实人长寿》等文章。新堂是他一个村的发小,新堂去世了,他写了他的平凡小事,小事不小,令乡亲敬仰。长寿是公社的电话员,写了他几件事儿,告诉人们一个有血有肉的老实人。在赵金海的笔下,每一个人物形象都生动饱满,情感丰富,感人至深。他的文章多是短小精悍,主题鲜明,结构清晰,使人一看就懂,没有长篇大论,没有官腔官调。

家常饭养胃,赵金海的文章养心!

2019年4月1日

常璐青,鸡泽县人,在邯郸工作,热爱文学创作,才女。

一位老记者的情怀

李建华

乡土知识分子,是中国的一个特殊群体,乡土记者就更是中国一个特殊的群体,但这些乡土记者是少之又少。他们是当代特殊的社会样本,很值得研究社会学的学者去观察去研究。赵金海作为一个从乡土走出的知识分子,一个记者,他记录了“时代风云”,也从一定意义上经历了一时一地乃至更大范围的政策变化走向和地区发展进程。

现在,他作为退休的老记者,他仍不忘乡土情怀,自己驱车,吃住在农村老家中,以朴实的文字记录下一个个乡民生活的瞬间,和自己的生活感悟!

其中既有新鲜事物的不经意入境,比如民生新闻评论;也有农民传统生活的写照;还有田园之间的美丽村落,还有真实生活中的各色人物面孔。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些平凡而朴实的文字,恰恰是属于这个时代最为真实的写照。

我们有理由相信,百年之后,当人们回忆我们时,这些文字会成为他们观看的有价值的记录。

这是老赵的情怀,一位老记者的情怀,也是当代文人的情怀!

作者,河北临漳县人,《河北法制报》邯郸记者站站长、高级记者。

2019年8月9日

艺术就是反映生活的真实

赵守增

金海是在记录生活的真实,社会的真实,每段文字就是一张生活的照片,让人感到非常实在。什么是艺术?艺术就是反映生活的真实,生活的真实就是艺术的真实。反观现在好多文学作品,特别是电视剧,有的胡编乱造,没有一点儿生活的真实,更谈不上艺术的真实,我真不知道我们的文化部门是怎么把关的,文化的颓废说明了什么?这就不言而喻啦。所以金海的随笔犹如一股清风吹散了雾霾,又像一股清流润入人们心田,值得点赞!

说实在的,读金海的文章,就是喝着小米粥,就着萝卜小菜的感觉,是一种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生活才有味道,真实的生活才有韵味,真实的生活才是文章。而能够通过文字表现真实生活的人,一定是一个品德高尚、有很深文学修养的人。大道至简就是这个意思。

2018年3月24日

赵守增是邯郸市农工委的一位处长,他对古文有研究,写过不少论文,书法、诗词都擅长,是个大才子。

赵金海印象

王荣秋

赵金海,河北广播电台原驻邯郸记者站站长。

三十多年前赵金海的名字不断响在我耳边,真正谋面是在十多年前的他的朋友家里,坐到一起的是鸡泽县作家协会成立那天。与这位久仰的资深记者进行交流沟通深感荣幸。

此前我不断听到赵金海的乡亲,同学,朋友,同亊对金海的评价:没架子,平易近人,工作务实,善交朋友,写得一手好文章。这就在我脑子里长期以来对赵金海形成了印象。这种印象在半年多时间里逐渐在实践中得以証实。

赵金海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不忘家乡的发展,尤其是文化的发展。对家乡的热爱和真诚,从他多篇的简书字里行间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的文章好就好在短而精,没有`长大空`现象,对人对亊,道理说得透彻,都是实实在在,让读者入脑入心。

赵金海关注,关心,支持鸡泽发展的执着精神,是我们学习榜样。

2017年8月10日

王荣秋,鸡泽人,几十年来,在各级新闻媒体发表了大量新闻作品和快板、民间故事等文学作品。

值得学习的人

范振民

2019年4月5日,是农历的清明。我回老家是为去世的父亲扫墓,农村人说是上坟烧纸。

老记者赵金海,他也从邯郸回来给他父母上坟。这次相遇,一生难忘。在我们村上这一片儿,三里五乡都知道他。见了乡亲都是笑脸满面,哈哈一笑没有一点架子,还是以前的他。

他这次回来特意送我一本书,他写的《腊月冬月》散文、随笔集。他给我送书的时候我没在家,他到我家里和我娘说话,问寒问暖。我回来后我娘就和我说,金海回来了,你不在家,让他别走,在这吃饭他又不吃。我们村和周围的人,都知道金海的人品。他每次回来办完事儿就走,也不吃饭。我知道他不爱麻烦人,就是吃饭一要赶回去邯郸吃。其实现在吃饭,农村和城市谁都不在乎了,现在谁都不缺吃的,他还是他的思想。

刚好,他走我回,正好在村南路上碰见,他拉着他亲爱的老伴儿,勤快贤惠的孩子娘,说了半个多小时话。他的语气和言词还是一身正气。好久没见,说了几句体己话。话题马上转移到身边的田地里。他的思维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农民,每时每刻都想着农民利益,让人敬佩!

他临走时开了句玩笑。我说吃了饭再走。他说曲周让人是个礼,不吃,不吃你走吧,三个人哈哈哈笑着,各自上了车。

他送我这本书,这本书对于我来说,是生命中值得学习的时候。我从小就不爱读书,但是这本书写的文章,我坐下来一口气读了十几页。他的文章和别人写的不一样,简短而精。他的文章真的让人久读而不厌,这本书,我会让孩子都看看,也会收藏起来!

2019年4月5日

范振民,鸡泽县人,我的老家乡亲,爱好写作,他的乡土散文、诗歌,受到人们喜爱。

重恩老友岂能忘

李俊杰

(一)

2019年10月4日,阴,上午9时刷老年卡,乘公交往返装裱店,取为鸡泽老朋友准备的薄礼——亲书的几幅装裱字画,拟在朋友方便时,带字前去拜访,聊表对朋友的敬仰之意。

因为我在鸡泽工作了十年,老伴在此工作了十七年,我们的孩子都生于兹长于兹,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鸡泽县接纳帮助启用了我们,为后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也结识了许多的贫寒之交。此次拟拜访的朋友赵金海,1980年前后,与我都在鸡泽县委工作,相知相惜,交往频频。他的夫人与我老伴都在医院工作,两家的儿子又是发小同窗。金海德才兼备,后任河北台驻邯郸记者站站长,写出了大量紧跟时代,脍炙人口的好文章。退后仍笔耕不辍,在多媒体连连发文,文笔流畅简练,独树一帜,是位深受读者欢迎的老记者。故用“一帜独树笔生花,道义满篇为国家”的条幅概括之。

另一位鸡泽老友李振东,曾与我同在鸡泽县北风正村下乡,是位老农大毕业生,对鸡泽贡献卓著,后任邯郸县副县长,邯山区人大主任等职。如今虽已耄耋之年,德高望重,身心健康,故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的条幅赞之,聊表敬意。堪谓:

鸡泽为我二故乡,

重恩老友岂能忘。

涂鸦画蚓聊表意,

殷期携手度夕阳!

2019年10月4日

(二)

2019年10月11日上午,欣喜的迎来了鸡泽老友,河北台驻邯郸记者站站长赵金海和夫人康爱莲。金海和我上世纪八十年代都在鸡泽县委工作,而各自的夫人也同在鸡泽卫生系统从医多年。这是我们两家久别后的重逢,抚今思昔,欣喜无限。谈到了在鸡泽工作时的许多朋友和往事,谈到了两家儿子幼小在鸡泽一起玩耍时的许多趣事,谈到了别后各自的经历,谈到了金海朋友“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记者生涯,谈到了鸡泽待我们的大恩大德,谈到了金海朋友独树一帜的好文笔和一篇篇接地气,道民意的上乘之作等。友逢知己,滔滔不绝,意犹未尽。临别时,交换薄礼,合影留念,相约择机再见!堪谓:

欣会名家赵金海,

抚今思昔颂时代。

良师益友意未尽,

鸡泽恩德铭心怀。

2019年10月11日

作者,曲周县人,曾任曲周师范学校党委书记。

重阳书讯“回头”看

——赵金海新书《不走回头路》付梓启印

董江竹

10月4日,记者获悉,原河北电台驻邯记者站站长、高级记者赵金海最新文集——《不走回头路》,已编辑完稿亦付梓出版。记者作为“付印之前第一读者”,自是“沉浸式”先睹为快。

据悉,《不走回头路》系赵金海先生的第八本文集。该书集结170余篇时感喟叹诉论、凝刻心血叠级网文。盖以其通识智者之眼量,贯穿宽泛时空之透悟,致敬人民领袖参祥贤达过往人士——如《毛泽东拜访胡乔木》、《卸任副总理陈永贵》、《岳岐峰和邯郸二建》、《劳动英雄荣林娘》、《王国维晚年在永年》、《大作家贾大山》……书目趋近,更多回观现实,像《闲说“抓记者”》、《医保采购不是赶集买牛》、《羊去了哪里》、《闲话“周公子现象”》等诸般眼前迷离悬疑话本的剧透探析。

今日重阳节,作为一个性情宽厚心念仁慈的老新闻人,赵金海“九九(久)为功”常出新书,其诸多“飘零乡愁”编转、故交亲情友谊颂篇,必然是永驻在“书的心海”。尤其,赞颂“身边英模”力挺“乡谊新秀”,执念不忘《好人雷建生》、开口常赞《鸡泽刘占平》……爱兹念兹乡谊近褫,足见他自有“古赵人”心向自座的情怀。同样,可以说,赵金海的网文+书籍,自开一片网文相知互动,书中再见《人世间》的别洞情境……

“重阳登高日,喜获书讯来。”我浏览《不走回头路》一网情深,先此短文,权当为金海兄新书“广而告知”,料列位如我,“回头”皆盼早日捧读线下典籍。

2022年10月5日《台湾好报》《西子湾副刊》

作者,鸡泽人,原《燕赵都市报》邯郸工作站站长、《香港商报》原驻津办主任。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quan.com/4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