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记忆蕴含的深意,母亲的记忆阅读答案

母亲的回忆

鲍振明/文

母亲的记忆蕴含的深意,母亲的记忆阅读答案

1928年4月,我的母亲出生于府谷县清水乡石山则村一贫苦农家。母亲是长女,另有一妹两弟。因家贫,小时没进校门,不识一字。

1943年,母亲年方二八,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老传统婚姻观的年代里,外祖父自是只从个人利益考虑,不顾及母亲的意愿与情感,擅自将母亲聘于黄甫乡小圪达村鲍家。在鲍家因夫妻性格不合,母亲始终过着被百般虐待的家暴生活。

1949年春,国家解放了,母亲也解放了。时年22岁的母亲,在忍受了长达6年的虐待生活之后,终于暴发了她性格刚直的一面,趁着国家允许包办婚姻无条件离婚的新政策,母亲鼓足勇气,手提箩筐,以掐苜蓿为名,勇敢地逃出了鲍家的门槛,跑到清水区公所口头申请离婚,并顺利办理了离婚手续。母亲的这一大胆之举,成为本地响应国家婚姻新号召的第一个离婚之妇,不幸的婚姻从此结束了。

母亲改换门庭,进了清水乡青椿峁村一吴姓家,同年6月就生下了我。之后母亲陆续生了三个弟弟,一家6口人经历了互助组、合作社、吃食堂饭、大跃进、人民公社的社会体制的变革。因家大娃娃多,用农民的说法叫“拉破窝”,少吃无穿成了一度时期的常态。那时国家一年给每人只发1.8尺布证,凭证买布,就是全家人的布证合起来买布也缝不了几件新衣服,一到冬天冻得活不出来,晚上睡觉几个人合铺一条羊毛毡,伙盖一床破薄被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无奈去野地里挖苦菜,掐苜蓿,捡野木耳野蘑菇,常常因吃糠窝窝致大便不通。虽说全国解放了,人民当家作主了,但国家百废待兴,从社会到家庭还是一穷二白,要啥没啥,生活极其贫苦。印象最深的是,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豆腐。一到过年前夕,母亲冷寒受冻,半夜三更就起床,点着大麻油灯,手扳小石磨磨豆腐糊。须知做一锅豆腐要磨6斤多豆仁子,要6小时左右才能磨完,熟睡中的我总能被磨磨的声响而惊醒,昏黄油灯下母亲一伸一缩、一匙一匙将带水的豆仁舀进磨眼里磨豆的情形一辈子也挥之不去。母亲料理家务是内行,在地里干农活也样样精通。他除了拉扯我们弟兄四人外,还用四年时间为本村一亲戚家哺育了一个男孩。年复一年,生活还是越来越紧困,记忆犹新的是我曾有过一次三天啥也没吃的经历,也许那就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情状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母亲忍痛割爱决定将我原返给黄甫小圪达鲍家。她对我说:“小子,妈在鲍家没活成,你是鲍家的根,你还是回鲍家逃命各哇”。当年我只有14岁,母子俩痛哭一场,虽难舍但不得不分。从此我失去了母亲的关爱,回到了谁也不认识谁的鲍家并改名换姓。后来母亲又生了两个女儿,日子更是越来越困难了。

直至1972年深秋,母亲一家仍处于捉襟见肘的窘迫境地。那时有种说法叫“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刚强的母亲就是当时的一个“革命”者,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迫上梁山”就是母亲的不二选择。于是一家大小七口人腿肚子朝南,离乡背井,踏上了走西口的艰辛路。母亲虽然用6年的时间摆脱了小圪达鲍家家暴的困境,但到青椿峁的23年中,拖儿育女,在操持繁琐的家务中、繁重的农业生产劳动中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磨难,付出着难以想象的心血。穷没根,从此母亲总算离开了要饿死人的穷地方,来到内蒙古临河市乌兰图克乡镇新乐九社安家落户。刚到那里吃住还是一无所有,一切从零开始。经过几年的艰苦打拼,盖起了土木结构的简易房院,吃穿住才算有了保障。正当母亲总算换过一口气,一切大有改变的日子里,命运之神却给了她当头一棒,时年28岁的二弟突患急性肠梗阻,母亲眼睁睁地看着抢救无效的二弟殁在了临河市医院手术台上。这一晴天霹雳,给母亲带来无法承受的打击,成了母亲终身难以忘怀的痛中之痛。痛总归痛,日子还得过。后来国家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母亲先后为两个弟弟娶妻成家。又聘了两个妹妹,儿成双、女配对,此时的母亲总算松了一口气。

1993年冬天,我的继父因患肺气肿而早逝。这时母亲迁居内蒙已二十一年了,经过艰苦奋斗,该尽的责任,该操办的大事都已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饱尝了人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酸甜苦辣。母亲过早地满头白发更至于满嘴牙齿脱落。晚年的母亲,虽说衣食无忧,但一个人孤零零生活的时日居多。

2003年5月,我国正逢非典侵袭,母亲不幸染疾,守在身边的弟妹们,急忙要护送母亲去医院抢救,或许是母亲意识到了自己病态的严重,就是到了她生命的垂危之际,倔强的她又一次不容儿女们主张,她婉言拒绝了对宝贵生命的最后抢救,而至于在家中痛苦而从容地离世,享年76岁。我知之悲痛万分,简直无法接受。处于内蒙当地习俗更是非典时期,死者三天必须安葬,时间紧迫,我请假带子连夜租车火速赶往,为母亲做了永别的送行。遗憾的是母亲临终时,我没能守护在身边,不孝之举,无法弥补。正是忙忙碌碌熬一生,匆匆而去了一世。

母亲经常教照我们:“活人难了,不是长个人头,就是人。宁叫苦吃苦,也不能叫脸吃苦”。类似如何做人的浅显哲理并非一二。可以说母亲是个女强人,人穷志不穷,立得端、走得正,是说理之人,没有害人之心,一生在所生活过的地方,有很高的赞誉。母亲的一生是极不平凡的一生,心强命不强,是受尽人间疾苦的一生,是不幸的一生;母亲将一个个子女拉扯得成人、成家,就此而言,母亲更是伟大的一生,成功的一生。

掐指一算,母亲离世已经二十年了,在二十个春秋里,我日思夜梦,母亲的言行举止,一点一滴历历在目,深深地刻在我的心底,成为我一生中不可磨灭的印记。

2023年2月

作者简介:

母亲的记忆蕴含的深意,母亲的记忆阅读答案

鲍振明,男,府谷黄甫镇小圪垯村人,退休教师,小教高级。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quan.com/7780.html